张光鹏:公立医院用人要强调自主权,但不能无节制的扩张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1日

       杭州报道称, 近年来, 医院管理水平有所提升, 而医疗行业传统的人事管理模式滞后, 与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快速发展不匹配。 例如, 公立医院是长期由政府管理的事业单位, 但因财政投入不足而面临自筹资金的尴尬。 发展和薪酬分配从未突破多年前设定的“天花板”。
        那么,

在医疗行业的特点和事业单位的属性之间, 新形势下医院人事管理与薪酬改革该如何平衡? “从大局来看, 当前医院面临着三个转变:一是发展方式, 从规模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尤其注重提高我们的医疗服务质量;二是从管理上 模式, 从粗放型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 强调提高经营管理效率;三是投资方向上, 从投资医院开发建设转向扩大布局, 尤其注重提高治疗水平 医务人员。” 5月24日, 国家卫健委卫生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广鹏在“2019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人才论坛”上表示, 无论是从医院发展面临的形势来看, 或者说全国的人才情况, 说到医院人事管理, 一个核心就是在医院内部实施更加精细化的人事管理, 其中包括岗位设置、岗位管理、任用晋升、薪酬绩效考核退出等, 是我国医疗领域下一步发展越来越需要的内容, 公立医院的就业缺口达到百万, 从国家人事制度改革特别是公立医院人事制度改革的角度, 国家层面的体制改革, 多条路线同步推进, 一是 公共机构。 人事制度改革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在进行, 今天仍在进行中。 这条线的核心内容是围绕岗位管理和用人制度。 二是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有明确要求。 要创新编制和人事管理制度, 合理确定医务人员薪酬, 加强绩效考核。 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中, 国行文件非常明确。 要完善医院的人事管理制度, 包括职称、医护收入分配等, 同时完善人才培养体系和绩效考核体系。 人才培养责任。 另一条线是一些单向的制度改革,

包括我们的卫生职称制度、基层绩效工资制度、公立医院工资制度和编制等。 其中, 公立医院的设立和人员配备是大家关心的热点问题。 “编制是一个传统的话题, 但是这个话题涉及到我们行业和机构的人员配备。目前, 在国家层面, 一个仍然有效的标准是1978年原卫生部综合医院组织草案的草案。 为我们的城市综合医院、医学院附属综合医院和县级医院提供全面的指导基本任务、部门设置、床位分配、人员配备、工作量和人员结构均已达成一致。 其中, 从公立医院的职责和任务来看, 虽然1978年1689号文对基本任务的描述与我国现代服务规划有所不同, 但公立医院都承担着综合医学教学、指导、帮助的职责。 , 紧急情况和其他任务。 . 张广鹏说, 从人员配置上看, 1689号文是按照1:1.3到1:1.7不同大小床位的医院床位比。 但是, 现在比较起来, 无论哪个级别的规模医院都没有达到这个人员配备标准。
        也就是说,

虽然制定标准是1978年的标准, 但至今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在张广鹏看来, 经过40年的发展, 医院人员已经专业化了 总是不足的。 虽然建制改革开放了个体工商户, 但包括公立医院在内的医疗卫生行业如何合理用人? 总量应该是多少?”一方面要强调这种自主性, 另一方面也不能无节制地扩张。员工总数是批准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否叫成立 与否, 始终是人员配备问题。人员配备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要坚持一定的服务效率, 人员配备和服务量要匹配。总之, 基本原则就是要坚持一定的效率, 而 “供需要匹配。”张广鹏说, 同时要考虑现状, 遵循一些人力资源配置的基本规律。据数据, 2017年公立医院约有500万人, 但 公立医院人数为348万人。
       “考虑到医疗服务量, 包括门诊和住院, 以及承担教学、援助、协调等大量任务的人员。 跨部门支持公共卫生服务、应急支持等。如果这样计算, 我们公立医院的整体规模在440万到550万之间。 张广鹏说, 差距有900到2亿人。 这是我们整体就业规模的问题。 建议盘活现有员工。 然而, 就业差距是否只是人手不足的问题? 设备的问题也不错,

但另一个问题是我们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普遍存在人员空缺的问题。 据业内初步估计, 处于冻结状态的员工约有50万至70万。 如果能给我们一些员工的权限, 盘活现有的核定员工, 大概可以解决30%-40%的编外人员问题。 事实上, 一些地方已经围绕这个思路进行了一些探索, 比如安徽的编制流动池, 利用分散在各个行业的人员编制流动, 主要用于健康教育。
        此外, 在编制改革中, 还需要强调同岗位一视同仁。 这不是简单地同工同酬, 而是要实现一体化的人事管理制度, 坚持体制改革和制度改革。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同步推进, 包括晋升和考核。 据记者了解, 各地围绕这些进行了一些探索, 有的根据医院的床位和服务量增加了医院的人员配置。 有的从行业和社会的库存制剂中统一调拨使用, 优先用于医疗卫生。 另外, 对于事业单位来说, 国家从宏观上基本涉及两种控制, 一种是工资控制, 一种是人员总数的控制。 那么,

这部分补偿制度应该如何平衡呢? “按理说, 对于一个成熟稳定的单位来说, 其人员支出应该是最大的。但是, 公立医院目前的支出还是物质消耗, 更不用说来源结构了。我们的财政投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有 “这里应该是区别。
       这个区别是基于不同的风险和困难, 但现在我们的区别是每个人的创收能力不同。” 张广鹏说, 包括服务价格等等, 都是与薪酬有关的问题。对此, 2017年底, 我国开始实施公立医院薪酬改革试点, 主要体现医疗卫生 体现知识价值导向, 包括优化薪酬结构, 合理确定薪酬水平, 完善考核评价, 完善资金来源, 落实分配自主权, 改革主要负责人薪酬, 等等。”现在, 改革进入了第二阶段。 一般来说, 晋升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 尤其是薪资来源的问题。 尤其是随着我国药品制度的改革, 医院的补偿和投入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张广鹏说, 一个是服务,

一个是投入, 这些都需要小幅度调整。

Copyright © 2006-2011 江东科技有限公司 jiangdo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seaviewecosystems.com) 鲁ICP备2011701359